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市值最高1700億,樂視網將正式落幕

2020-05-05 20:53 來源: 新芽NewSeed(微信公眾號ID:pelink)劉博 寧澤西 人評論

曾經市值千億的樂視網,如今恐怕要跟創業板說再見了。

曾經市值千億的樂視網,如今恐怕要跟創業板說再見了。

4月26日晚,樂視網發布了2019年財報,2019年全年,公司凈利潤再次巨虧112.8億元。加上此前兩年的虧損,該公司最近三年凈利潤已累計虧損高達290億元左右,并且連續兩年資不抵債,2019年末凈資產為-143.3億元。

根據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樂視網觸及多項終止上市條款,退市幾乎已成定局,這場鬧劇終于要落幕了。

回想2010年上市,樂視網創造神話無數,市值一度超過1600億元,被稱為“創業板一哥”。2016年底,整個樂視體系危機爆發,賈躍亭次年遁身美國。而他留下大量問題,把樂視網一步步拖向泥潭深處,僅占用、違規擔保帶給樂視網的虧空,就超過百億之巨。

現在,留給樂視的時間不多了。


茍延殘喘,樂視進入退市倒計時


4月26日晚,樂視網發布了2019年年度報告。

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全年,樂視網僅實現營業收入4.86億元,同比下降68.83%;凈利潤凈利潤再次百億巨虧,虧損額高達112.8億元,同比下降175.39%。截至2019年末,樂視網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143億元。

同日,樂視網還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的財報,顯示當期虧損1.5億元。根據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樂視網已經觸及多項終止上市條款,公司股票存本公告披露后十五個交易日內被深圳證券交易所終止上市的風險。

實際上,自2019年以來,樂視網已多次發布了提示公司存在終止上市風險的公告。2019年5月,樂視網就曾因2018年年報經審計的凈資產為負被暫停上市。根據深交所規定,上市公司被暫停上市后一年經營情況無法好轉就將被強制退市。

樂視網曾在風險公告中表示,公司面對諸多歷史問題無法得到有效、及時解決,同時面臨因現金流極度緊張引發大量債務違約,進而被動應對諸多訴訟和無法短期內執行的判決,公司金融和市場信用跌入谷底,業務開展遭受重重阻礙。

樂視網的員工已經大量流失。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末,樂視網員工總數為356人,較上年底的1727名,減少了80%。

在此次發布的年報中,樂視網也稱,公司股票存公告披露后十五個交易日內被深交所終止上市的風險。

自從2016年底陷入困境之后,樂視網的經營就一落千丈,營業收入直線下降。2017年、2018年,該公司營業收入為70.3億元、15.6億元。2019年的營收,已經僅剩2017年的7%左右。

加上此前兩年,樂視網過去三年的虧損總額,已經逼近290億元。2017年、2018年,該公司凈利潤虧損分別達到138.9億元、41億元,而今年一季度,營收已經滑落到僅8895萬元,凈利潤虧損約1.5億元。

不出意外,樂視網將被終止上市。暫停上市前,樂視網收盤價為1.69元,市值達67.42億元,早已不復往日榮光。


復盤樂視之“死”:

成也賈躍亭,敗也賈躍亭

樂視網曾經的輝煌與如今的沒落,都離不開一個人——賈躍亭。


時間回到1998年,在中國的互聯網浪潮來臨之時,拋下所有的賈躍亭,來到了首都北京,開啟了他為夢想窒息的旅程。

來到北京的賈躍亭,成立了北京西伯爾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并開始涉足互聯網。2004年,脫胎于北京西伯爾流媒體部的樂視網正式成立,賈躍亭正式向幾家主流視頻網站發起挑戰。

在2004至2009年間,視頻網站盜版風流行一時,賈躍亭卻獨辟蹊徑實行正版付費戰略,大批采購當時賣出“白菜價”的影視劇版權。截至2010年4月,樂視擁有電影版權2324部,電視劇版權4.31萬集。

根據招股書及樂視網早年年報顯示,上市前三年樂視網就已經實現盈利,而且每年都有大幅度的增長。其中,2007至2010的四年間,付費用戶收入占整體營收的比例從86%降至41%,而廣告及用戶分流收入則從14%提高至32%,原來為零的版權分銷收入2010年占營收的21%。

快速奔跑的樂視于2010年8月在國內創業板上市,這比優酷赴美上市要早了四個月,使其成為國內視頻行業第一家上市公司,并且在上市后不到三年的時間,市值就超過了已經合并的優酷土豆。

以影視版權起家的樂視,在此之后陸續推出了超級電視、智能機頂盒、超級手機等一系列硬件設備,在2016年完成了對酷派的收購,并創立了樂視體育等生態企業。期間,樂視曾在2015年創下1700億元市值新高;賈躍亭更是在2016年到達了個人巔峰,其身價在當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排名第37位。

但與此同時,樂視的危機也在逐漸顯現出來。彼時在樂視的七大生態中,僅樂視網和內容生態中的樂視影業處于盈利狀態,其他生態均屬虧損。但賈躍亭卻仍在繼續樂視的擴張之路,不斷延伸其“平臺+內容+終端+應用”的生態鏈,加大了對房產和土地的投入。在樂視控股旗下的至少34個全資、非全資子公司中,有15個公司為2015年至2016年期間注冊成立的新公司。

2016年8月,樂視手機的供應鏈自被曝出出現資金問題,據不完全統計,波及的供應商及代理商約有數十家,涉及的貨款金額約有數十億元,這讓樂視體系陷入了資金緊張的危機之中,大量投資機構開始撤資樂視。

盡管賈躍亭在內部信中也承認了節奏過快導致公司資金不足,但反思完沒過多久,他便大手一揮,宣布要在美國造車,并于2017年宣布卸任樂視網董事長,遠赴大洋彼岸投身于自己的造車夢之中。從此,樂視一蹶不振,墜落谷底。


樂視退市,賈躍亭會回國嗎?


在賈躍亭宣布赴美國造車后,此前剛以150億投資樂視網、樂融致新、樂視影業三家公司的孫宏斌,不得不接手樂視網董事長一職。在任職期間,孫宏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大刀闊斧的進行改革,但仍未扭轉樂視網的頹勢。

除了業績巨虧,樂視網的問題還有很多,包括現金流進一步緊張、樂視網償債壓力較大、對外投資出現虧損樂視網將擔責、子公司反擔?;虮灰婪ㄌ幹玫鹊?。孫宏斌或許真的覺得已經“無力回天”,從而無奈的結束了自己200多天樂視網董事長生涯。

在此之后,樂視網幾度換帥,從融創系高管劉淑青任職不滿一年,再到目前身兼數職的劉延峰,都對樂視所存在的問題束手無策。

而在大洋彼岸,賈躍亭的造車夢也并不順利,甚至走上了個人破產之路。去年10月,賈躍亭宣布主動申請個人破產重組,同時設立債權人信托,并在條件滿足的時候把全部在美國資產轉讓給債權人。在該方案完成后,賈躍亭將不再持有任何FF的控股母公司Smart King股權。

據悉,賈躍亭破產重組解決的基本都是因個人擔保產生的債務問題,均由樂視實體融資時的個人擔保產生。從2017 年7 月開始,其已累計解決上市體系(含樂融致新)關聯欠款超27億元人民幣。在此次債權人信托方案中,賈躍亭也已同步考慮其樂視網相關債務問題。

而在日前公布的致賈躍亭債權人的一封信中也表示,賈躍亭對生態模式的成功和樂視的失敗進行了深刻的反思,認為戰略節奏過快、資本策略失誤和管理能力不足是樂視失敗三大致命原因,甚至他本人也非常認同外界對他“成也賈躍亭,敗也賈躍亭”的評價。

但只在口頭上承認再多的錯誤,對扭轉樂視的態勢并無任何實質性的作用。

樂視已多次強調,自公司爆發經營危機以來,賈躍亭曾多次宣稱保證償還,但未有任何擔保實際行動。樂視方面認為,賈躍亭作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應盡快承擔大股東的責任,拿出切實可行的關聯方債務問題處理方案,為拯救樂視網,保護中小股東權益承擔自己應盡的義務。

在樂視方面看來,賈躍亭回國或許才是正解,但就目前來看,仍要苦苦等待。


*本文為新芽NewSeed原創,網頁轉載須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眾號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轉載須在文章評論區聯系授權。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將向其追究法律責任。